.

CANTICA_3 CH_

开场是对整剧进行理解的美学和哲学基调。
一开始是一个女孩在一个悬挂在半空中的巨大的透明的球里。
这是被神赋予生命,并能够自由选择善与恶,天上和地下的灵魂

区别炼狱世界和地狱的是其强烈的神秘内涵以及自然的表达方式。
从白天到黑夜的过程加上人们的日常生活标志这一超自然旅程的节奏。
炼狱中的影像用自然的方式表现以强调人性的心理角度。
对话通过精致的情感,高雅的知识主题,和温和的背景环境来表现。
神学问题缠绕着政治问题变成一种哲学的斡旋。
如同很多角色一样,这里的设定也是具有强烈讽喻的。
每一个场景都由精致的服装构成,每件物品都有强烈的象征性内涵。
我们对于但丁灵魂升天之旅的第二幕的诠释是通过把世界表达成既纤弱
白色,柔软,半透明的布料)又实在(代表日常生活的楼梯,门,等等),
同时高度就有象征意义。
假如在地狱中恶鬼们的空间是空旷的,是由舞者们赤裸的躯体所构造的,
在炼狱中,它充满了各种事物:巨大的球体,巨大的飞翔的裙子。
服装因此占据了演出的一个重要位置。它们的作用不仅仅是丰富视觉,
更被赋予了观念性的价值,因此它们标示人物,表明他们的公民和社会角色或讽喻含义。
换句话说,他们是场景的特征,设定其内容。
服装还有技术上的功能,其柔软的质地给予舞者表演的空间。
服装是身体之外的一项工具,一副由制造者操控的假肢。
在炼狱中人类的状态不再是被还原的基本形式的恶鬼,人类由蛮荒产生又回归蛮荒。
我们在炼狱中看到的是文明的人类,社会化的人类。
假如地狱的编舞通过躯体的视觉来制造人体建筑和唤起中世纪空间几何。
在炼狱中每一个舞者都发展成一个真正的人物。
每个人除了具有丰富的服装装饰,也通过戏剧张力表现自己,
集中在脸部以及对胸部以上部分的控制。
对于手臂的编舞,尤其赋予身体丰富的表达,从而演绎人物的力量与节奏。
炼狱代表了中世纪宗教男性精神升天过程中进化性的一步,
整个过程伴随着由神圣唱诗班声音演绎的中世纪宫廷乐曲和诗歌。
通过古典和现代音乐配音,我们试图用现代的方式重现这种气氛的精致和复杂性。

 

导演笔记

引子

开场是对整剧进行理解的美学和哲学基调。
一开始是一个女孩在一个悬挂在半空中的巨大的透明的球里。
这是被神赋予生命,并能够自由选择善与恶,天上和地下的灵魂

中世纪社会对但丁来讲并不仅仅是人类社会,
而是一个神的计划,人类只是工具而已。
你的社会地位越高,你的个人意志对社会的价值越显著越能够决定历史。
伦理上的善同绝对的善是一致的。
第一个场景是一段在空中使用球的双人舞:
基于如何对待球,接受或者拒绝,提供或者窃取,
代表了人类如何对待善和使用别人的财产。
配乐极其柔美,是萨蒂的裸体舞曲第一号中的一段钢琴独奏。

在地狱里也有一道门要穿过。
这是一扇需要通过一系列具有寓言意义的女性角色通过象征性的仪式帮助才能克服的门。
玛蒂尔达,圣露西亚,和各种变形的影像从但丁的视觉中出现。
这些人物都像塔罗牌一样有着对称的框架。
令人心醉的音乐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亚当和夏娃

是基督教的中心人物,从而也是但丁神学的中心人物。
亚当的身体产生了夏娃就像阴影被物质化:
夏娃好奇地走近一棵裸露贫瘠干枯的树,
和它玩,情欲的游戏以神奇的开花结束。
花朵是男人在女人身上获得的甘泉,
对世界的知识使男人获取特权,
同时因为发现性而永久地被原罪所陷。
配乐是德彪西的经典,午后。

傀儡

从撒旦的十八层地狱到上一篇章中的先知寓言,
这是该篇的中心主题。个人伦理不可避免地和城邦的建造很毁灭相关联。
人物萨皮亚是代表了不必要的邪恶的反面范例。
包裹在巨大的黑色巴洛克服装里,踩着高跷像一切中世纪式的描绘,
人物的比例失调,她控制着弱者和卑微的平民。
后者用一个命运由丝线掌控的傀儡代表。
配乐的选择是莫扎特的魔笛里的标准邪恶场景:夜后咏叹调。

七宗罪

炼狱山被分成七个圈代表了七宗罪。
受但丁的刻在石头上的舞台造型启发,六名舞者组合和融化七次,
七个由身体拼成的巨大形状代表了七宗罪。
伴随着人形转换和环绕的节奏是泽纳基斯的配乐

意大利

但丁的政治论述通过对意大利情况的描述达到高潮。
一个穿芭蕾舞裙的舞者代表意大利,但丁文字性地隐喻意大利试试一个在政客,
妖怪,和杀手手中的小女孩。
在好色的罪犯和贪婪的谋杀犯之间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将落入带着白色面具的妖怪
(政客)之手,他们将强奸小女孩,把她赤裸地留在地上。
舞蹈模仿学院式的舞步,与罗西尼的贼鹊中的戏谑,
欢快,轻松的音乐行程对比。
该场景以诗人著名的句子结束:啊!卑屈的意大利,悲伤的旅馆!
一艘在狂风暴雨中没有水手的船,妓院中的妓女。

神断

这是中世纪想象的中心主题。
对于但丁和他遇到的那些人的最精妙的智慧和诗人的感觉来说,
净化之火同时是微妙的和空幻的物质(根据当时的科学)。
这种复杂的认知在戏里通过舞者赤裸的身体在白色布匹的海洋里游泳来合成。
该架构又通过一颗掉落的由舞者躲在闪光的布料里代表的巨大的活的眼泪表达,
最后掉落在代表火焰的布料上融化了。配乐是斯特拉文斯基的春之祭。

决斗

这个场景有一种矛盾的感觉,但丁怀念友好的环境,
快乐和放荡的青年时期,但同时又谴责堕落的习惯。
这一两极化也提醒了我们对伟大的当代诗人的深深热爱同时又谴责。
存在和情感的冲突由马戏团场景的游戏场面点缀一些孤单的场景来表现。
配乐是将蒙泰威尔第的奥菲欧和文艺复兴风格的吉他混音,
同时一个女人背诵但丁向普罗旺斯的行吟诗人阿尔诺•
达尼埃尔致敬的著名诗篇。

埃舍尔

时间在周而复始,很快过掉,但丁后悔花了太多时间。
直线的道路有起点有终点,从黎明到黄昏周而复始的节奏,
这里通过埃舍尔的名画来表示:我们面前的空中交错着四杆秤,
四个舞者向着四面八方走楼梯,有往上爬有往下走,
头下脚上无视地心引力。
顶端和底端的区别被抹掉了。 配乐选取巴赫音乐的完美环形几何,
那就是著名的BWV1052竖琴管弦乐协奏曲。

春天

当但丁穿过伊甸园的门槛遇到了一位被视为自然女神转世的神秘女孩。
这个场景似乎是受到了波提且利的“春”画作的启发并向其致敬。
舞者的手臂和手加上镜子被转化成活的花。
由人的脑袋控制花开花谢。春天来到花丛中,花开了,
春天走了,花谢了。 舞者的身体组成组成了活的树。
春天的手指碰了一下树,一群鸟儿飞走了。
春天接着变形为一个巨大的花盘,使人联想到蒲公英飘荡在空中。
自然就是生殖,变形,生和死。
而配乐正点明了该主题:维瓦尔第的春

影子/视觉

在炼狱的最后部分,但丁象征性地制造了一个复杂得隐喻分成两个部分:
第一部分根据部分仍无法解释的象征意义是有关教廷的历史的。
在这个场景中有一个预知的过程,可能是真实的,
也可能是但丁梦中象征形象的展现:跳舞的女孩,
一个王座,很多翅膀的形象,多头的动物,
七个分叉的烛台。这些图案代表了忧郁的时代,和流放相关。
这一步从戏剧理论上强调了视觉讽喻的客观因素。
音乐的选择是西贝柳斯的悲伤华尔兹。

星星

占星术是当时的一门科学。但丁的炼狱的每一步都由天体构造来标注,
并受到天体运动的影响。
这里但丁进入场景。现在是黎明。
有一段受瑜伽舞蹈影响的神秘的独舞。
日光消失,日落从他的手中诞生,一个又一个星星飞向天空。
但丁把玩着星星,他控制它们在天空中形成图案。
人有独立的意愿,他的意愿操控了他的命运。
但是人不能和从一出生就决定他命运的星星分开。
但丁昏了过去。星星们从他身体里跑出,
盘旋在空中形成北斗星的星图。 配乐是泽纳基斯的。

寓言

炼狱最后部分的寓言的第二部分是关于启示录和先知以西结作为政治上反对教廷和帝国的一种方式。
最后一个框架是最复杂的场景,
从为通过现代方式表现但丁的主题和象征符号而高度戏剧化的框架到仪式盛宴的寓言。
这是一个后巴洛克式的场景,中间一个桌子悬在空中,
一头坐着一个人(世俗权力或皇帝)和一个女人(教廷),
都穿着半透明的裙子。 配乐强调该场景的宗教主题。 是巴赫的马太受难曲。

谢谢

  •  
    编舞 
    EMILIANO PELLISARI,  MARIANA PORCEDDU
     
     
     
     

  • 音乐 
    编辑/混音: RICCARDO MAGNI, EMILIANO PELLISARI
    音乐咨询师: DOMENICO BULLA, EL SANDER, LORENZO TOZZI

     
     
     

  •  
     
    旁白 
    LAURA AMADEI, CARLA ORTENZI, MARION CHIRIS
     
     
     

  •  
     
    服装
    NOEMI WOLFSDORF, EMILIANO PELLISARI, YARI MOLINARI
     
     
     

  •  
     
    道具
    EMILIANO PELLISARI
     
     
     

 

Back to top